<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th id="hnn55"></th>
<span id="hnn55"><address id="hnn55"></address></span><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th id="hnn55"></th><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
<th id="hnn55"></th>
<progress id="hnn55"></progress>
<th id="hnn55"></th><th id="hnn55"></th><strike id="hnn55"></strike>
?
 首  頁  總攬  寫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規  技術論文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價行情  在線投稿  | 華北站  西北站  華中站  東北站  

王長軍:生命悲歌(小說)

煤炭資訊網 2022/3/29 13:35:24    小說林
  
      離開故鄉已經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來,故鄉的往事,故鄉的親人,故鄉的風光時時涌上心頭,勾起人無數的回憶與懷念。二十年后的故鄉是什么樣子呢?今年春天,擺脫了各種瑣事,我專門請了幾天假,懷著迫不及待的心情,乘上特快列車回故鄉去。一路上唐詩里回鄉的感覺不時涌上心頭:從賀知章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到杜甫的“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一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 ”再到李之儀的“嶺外音書絕,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我也想起了魯迅先生筆下的故鄉,想起象閏土一樣純真的少年,以及象閏土一樣樸實的農民。
      下了火車,去車站接我的是少年時代天天在一起捉迷藏做游戲無話不談的伙伴天運。當年天運家弟兄們多,全家窮得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天運中學沒有畢業就輟學去打工了。經過多年的奮斗與打拼,如今的天運已經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估計資產少說也有幾百萬。天運仍然像小時候那樣熱情,只是舉止投足之間多了一副老板的派頭:頭發梳得烏黑油亮,臉面洗的紅潤閃光,身上西服筆挺,腳下踩的是嶄新的老人頭皮鞋,特別是他的坐騎更是令人羨慕:一百多萬的奔馳X6,想想我辛辛苦苦在外求學奔波幾十年,如今眼高手低,竟然連一輛幾萬元的車都沒有,真是令人有一種今非昔比、天上人間的感慨和嘆息。
      天運用手機又找來了我們少年時代一塊玩的三個朋友,到市中心一家不錯的飯店吃了一頓,出手之大方,口氣之豪放令我感慨萬千。
      二十年前,村子的河流清澈透明,岸邊綠樹叢蔭,芳草萋萋;二十年后的河水有些渾濁,樹種少了,都變成了速生的白楊,仍然是一片碧綠,微風過處,樹葉嘩嘩啦啦地響起,像是一首無憂無慮的歌曲。過去的土房瓦房都變成了樓房,小村也變成了城鎮。人情道往,歡聚熱鬧,轉眼如過眼云煙;只是回憶起那些逝去的親人長輩,令我悲傷遺憾不已。和我大小差不多的人雖然都有變化,但都在通往幸福的小路上奔忙。唯有一個人的變化,使我心靈震動很大,也許今生難以忘懷。說起來是快該走的那天,我去商店買東西,路上碰到一個頭發黑白相間、滿臉皺紋、眉宇之間充滿憂愁的看上去約有五、六十歲的婦女。她直直地看著我,我便愣住了,一時想不起她是誰。她倒很快的叫出我的名字,而且表現出不是一般的興奮:“石頭!你除了個子長高了,人胖了些,什么都沒變!”我的腦海里飛快地轉動翻騰,希望找出對她的記憶,想立刻認出她來,這樣顯得我沒有忘記她,既顯得禮貌些,也免得讓人笑我離開故鄉了就忘本了。然而我卻想不起來。我正在窘迫,旁邊的二嬸子搶著對我說;“你認不出她吧,小時候你們還在一塊玩哪!她就是青琴!”相對無言,雙方都很尷尬,青琴帶著一臉失望走開了。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她如今的形象與我腦海里的青琴的形象怎么也聯系不到一起。
      在一棵郁郁蔥蔥的大棗樹上,一個身穿大紅衣服的少女正拿著一根一丈多長的棍子往下打樹上的棗子,樹下有兩個少女、一個男孩在拾落下來的棗子。樹上的少女就是青琴,樹下的男孩就是我。這棗樹長在一戶人家的后院子里,院子的主人是一位獨門獨戶的孤寡老人,村里人都喊她做老結實奶奶。老人已經七十多歲了,最不喜歡孩子們的歡鬧,愛罵人;每當小孩子們在她院子門口游戲時,她就會滔滔不絕地罵個不停。我那時是很害怕老結實奶奶的,不僅不敢在她門前玩游戲,更不敢去偷吃她家的棗子??墒羌懿蛔⌒』锇閭兊恼f我沒有膽子,而且有勇敢的青琴去上樹,我便跟著去了。其實青琴自己嘴并不饞,她是逞英雄給小伙伴們吃。結果我們還沒有來及逃跑,就被老結實奶奶捉住了。老結實奶奶其實心眼并不壞,她并沒有像往常一樣罵我們,而是把地上的棗子一顆顆地撿起來,硬塞給我們幾個,我們都不敢要,她就給我們裝進了衣服兜里。這件事老結實奶奶并沒有告訴我們的父母。但青琴的父母還是知道了,他們很兇狠地教訓了青琴。雖然青琴在家里有兩個哥哥,一個弟弟,她是掌上明珠,父母十分疼她,但也不允許她欺負孤寡老人。從此我和青琴都知道老結實奶奶非常慈祥,也明白了一些老人的內心。青琴對老奶奶最好,經常抽時間給老奶奶提水,洗衣服,老結實奶奶有時會說:“青琴就像是俺的閨女。”
      青琴不僅是個勇敢的少女,也是個善良的姑娘;她不僅對人很好,就連一些小動物,她也舍不得傷害。有一次,青琴家的院子外面跑來了一只可憐兮兮的小狗,看上去又賴又臟,看樣子是沒有人要的。那小狗也奇怪,見了青琴,仿佛認識人似地,又搖尾巴又點頭,并且瞪著非??蓱z而且可愛的眼睛看著青琴,仿佛在說,救救我吧!青琴把小狗抱回了家,給小狗搭了個窩,洗了個澡。哥哥嫌臟,要扔掉它,青琴不讓;弟弟把小狗打了一頓,她把弟弟打了一頓。父母親見青琴愛的不得了,就把小狗留下了。后來經過青琴的喂養照顧,那小狗竟然長得像小牛犢一樣又肥又壯,整天跟著青琴,好像是青琴的警衛。只要青琴一放學,那狗就熱情地撲上來,搖頭擺尾,非常親熱。后來因為這狗咬死了鄰居家的一只雞,青琴不在家,父母親就把狗給賣掉了。青琴回來后,哭了好幾天。沒想到,幾天之后,那條狗又跑回來了,父母本打算把狗再給送回去,青琴死活不同意哭的不行,沒辦法,青琴的父母只好把賣狗的錢給人家又送了回去…
      后來我便離開故鄉到了外地,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其間發生了多少事哪!有的人死了,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而活著的人們,在演繹著各種各樣的悲劇和喜劇。此后的青琴又經歷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不到四十歲的人變得竟然給五、六十歲的人一樣呢?回到家里,我問起母親,母親一邊給我講起青琴的往事,一邊不停地為她惋惜、為她嘆息。于是我的腦海里漸漸地連成了青琴以下的經歷。這段經歷,對別人也許是一個故事,但對于青琴,卻是活生生的生活。
      青琴的家庭本是一個中等富裕的農民家庭。由于父母的疼愛,青琴出落得像一朵鮮花。十八歲的她曾經對愛情做過各種各樣五彩繽紛的夢。由于嬌生慣養,青琴基本上不去農田里干活。因此她的皮膚保養得潔白,臉龐出落得象水仙,身材健美得象舞動的楊柳。同齡人見了她覺得自慚形穢,老年人見了她暗暗點頭,頑童們見了她笑容可掬。青琴心性很高,又很任性,許多追求她的男孩子,她都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在她高傲的心靈里,她做著黃金時代的青春夢。未來仿佛是一條鋪就的金光大道。
      然而,命運往往是一個不可捉摸的怪物,常常捉弄我們人類。不久,青琴的父母相繼去世;大哥和大嫂分家另過;二哥剛剛成年,弟弟年齡還小,家里的情況急轉直下。
      大哥兩口子由于不安分一輩子做農民,就進城去做生意。最近他們突然很關心青琴的婚姻大事。他們給青琴介紹了一個對象,是城里人,說是家里很有錢而且有正式工作。那家人光彩禮一次就給了一萬元,那時的一萬元可是天文數字呀!青琴想自己做主,她不想圖人家的錢;然而這錢青琴見也沒有見過,就被大哥拿去做生意去了。沒過多久,他大哥把這錢全部賠了進去。這時候,如果不同意這門親事,就得給人家賠錢。一萬元錢,對于當時的農村人來說,不吃不喝傾家蕩產也拿不出來。青琴無可奈何,只有偷偷地哭泣。
      大哥大嫂給青琴介紹的是個什么樣的人呢?此人姓曹名叫喜娃,個頭不高,心眼挺多;形象猥瑣,工于心計??瓷先ゲ辉趺雌鹧?,唯一能讓人記住的就是滿臉的疙瘩和一副酒糟鼻子。青琴如果嫁給他,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青琴鬧著要退婚,家里又還不起彩禮錢。她大嫂哭著對青琴說,你就是把你大哥大嫂殺了也沒有這些錢還給人家呀!青琴不說話,只是哭。她甚至想到了死。一死到可以擺脫一切。于是可憐的青琴喝了農藥。
      幸虧被小弟發現了,二哥急忙叫車把青琴送到了縣醫院。經過三天三夜的搶救,青琴算從死神的旁邊被拉了回來。
      有人勸青琴,女人嘛嫁給誰都是嫁,況且嫁個城里人;如果不是咱條件好,人家城里人會要咱?而且是正式工,將來吃不愁穿不愁,享不完的清福;嫁個咱農村人,女人整天種地養豬,不僅吃苦受累,而且男人一年到頭到處打工,女人象守活寡一樣,夫妻不能團聚。咱這里許多姑娘出去打工,想嫁個城里人還嫁不上哩!
      青琴只是哭。她哭自己命不好。她哭父母去世早。如果父母有一個健在,大哥大嫂也不敢這樣。父母親有一個活著,也不會同意她嫁給曹喜娃。
      農村人樸實的時候非常樸實,刻薄的時候也非常伶牙俐齒。有人說是青琴鮮花插在了牛糞上;有人說是青琴他大哥大嫂見利忘義把青琴給賣了;有人說曹喜娃是癩蛤蟆吃到了天鵝肉;有人說曹喜娃是草包肚子蛤蟆腿;有人說曹喜娃是武大郎投胎轉世。在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氣氛中,青琴嫁給了曹喜娃。
      青琴本想安安生生過日子。因為喜娃是獨生子,公公婆婆都希望早早抱上孫子,剛開始公公婆婆對青琴很好,青琴也覺得認命了。
      和喜娃在一起,青琴常常想到是在大森林里遇到了野獸。因為野獸是沒有人心人性的。曹喜娃就是這樣:高興的時候,他在她身上盡情發泄;不高興的時候,輕則出口傷人,重則拳打腳踢。喜娃還說什么,你就是我買來的牲口,我想騎就騎,想打就打;打死你,我有錢再買一個!青琴只有把淚水望肚里流。她常常想,你曹喜娃才是一個真正沒有人性的牲口。
      一年后,青琴生下了一個女兒,從此她的生活真正的落入了地獄。公公不喜,婆婆不愛,丈夫不疼,青琴帶著女兒,用百倍的小心伺候著公公婆婆和丈夫,卻得不到他們絲毫的同情與關心。
      第二年,青琴又生了一個女兒。曹家傳宗接代的夢想似乎徹底破滅了。公公郁悶,婆婆變臉,丈夫曹喜娃更是一眼也不看孩子。青琴在生下第二個孩子的當天就得自己做飯、照顧兩個孩子。即使這樣,生活也無法平靜。不久,公公得了心臟病死了;后來婆婆也撒手人寰。本來雖然公公婆婆對青琴不太好,還有一點善心;現在只剩下了沒有人管的喜娃,他更加為所欲為,想占有她時不分時間地點,想打她時揮手就上,抬腳就踢,常常嚇得兩個女兒哇哇直哭。
      更不幸的是由于曹喜娃在單位里吊兒郎當的工作態度,被單位給下崗了。由于沒有了生活來源,他變得更加喜怒無常。青琴和兩個孩子只有忍氣吞聲,以淚洗面。
      青琴實在忍不下去了,有一天便提出要離婚。青琴說:“喜娃,咱們這樣也過不下去,咱們離婚吧。孩子我帶走,就是餓死,我也不進你曹家的門!”曹喜娃甩手就是一巴掌:“他媽的!老子有錢的時候,你跟我;現在老子沒錢了沒有工作了,你想走,沒門!你是老子買下的牲口,就得給老子傳宗接代!”青琴沒有辦法,只有繼續忍受。
      后來,青琴出主意,兩人開始做生意賣菜。由于青琴勤奮努力,最后發了家,買了小樓,喜娃還給自己買了輛十幾萬元的小車。
      富了,應該日子好過了吧,然而由于喜娃沒有什么約束,他在外面又找了個女人阿媚。
      喜娃不僅不害怕青琴知道,而且明目張膽地把阿媚領回家,讓青琴照顧已經懷孕的阿媚。他和阿媚住樓上,青琴和兩個女兒住樓下。并且氣焰囂張的威脅說:“照顧不好阿媚,小心你的小命!”
      青琴又要離婚,并且說不要任何家產。喜娃說:“怎么,你想讓老子落個陳世美的名譽是不?沒有錢的時候你離還情有可原,現在老子有錢了,你離,別人會怎么看我?你想叫老子不好,老子讓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旺!”
青琴鼻涕一把淚一把,只有哭泣。
      她小心翼翼地伺候喜娃和阿媚,想用善良打動他們的心。然而喜娃對她總是厭倦多于憐惜,甚至有一種對青琴看不起他有著極強的報復心理,你越痛苦他越痛快。
      后來,阿媚給喜娃生了個兒子,全是青琴照看。阿媚卷了一筆巨款,跑了。
      喜娃這時候,才多少留心了一下青琴和她的兩個女兒。他們雖然生活在一座樓上,只是他在樓上,他們在樓下。
      不到四十歲的女人,卻像五、六十歲的樣子,而且滿臉憂愁,滿腹愁怨,她像一粒沙,或者一株草,無欲無求,只求安穩地活下去......
      但愿,青琴能有另外的命運。

作者:陜西黑龍溝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王長軍      編 輯:一鳴
?


煤炭資訊網
備案序號:渝ICP備17008517號-1|渝公網安備50010702502224號
高大丰满老熟女,40之50妇女一級毛片,含羞草app午夜网站视频
<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th id="hnn55"></th>
<span id="hnn55"><address id="hnn55"></address></span><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th id="hnn55"></th><progress id="hnn55"><noframes id="hnn55">
<th id="hnn55"></th>
<progress id="hnn55"></progress>
<th id="hnn55"></th><th id="hnn55"></th><strike id="hnn55"></strike>